重要公告:
中国经济报道网,实时更新最新资讯。
分享到: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娱乐 > 正文

李宗翰:不做“塔尖”上的人
2020-03-30 15:02:41 点击次数:503次

  新剧接连播出,影视圈“常青树”依旧正当年

  李宗翰:不做“塔尖”上的人

  在刚刚播完的电视剧《安家》中,李宗翰扮演的翟云霄气得观众牙痒痒;而在新剧《如果岁月可回头》中,他又变成了憋屈隐忍的黄九恒,人到中年遭遇婚姻危机,一直捧在掌心的女儿竟然不是自己亲生。这样巨大跨度的反差,证明了李宗翰在表演上的多面性。出道二十多年的时间,李宗翰一直是电视荧屏上的“熟脸”。从早期时有着“民国剧第一小生”之称的大男主,到现在成为影视剧中的黄金配角,李宗翰用一个个绿叶型的角色,让自己成为影视圈的“常青树”。近日,李宗翰接受了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的采访,谈及如何在风云变幻的影视圈保持好心态,李宗翰说,“就看你想做‘流星’还是想做‘恒星’了”。

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 刘雨涵

  与好友拍戏“自我放纵”

  体重达到巅峰成“肿哥”

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:在之前的电视剧《恋爱先生》里,您和靳东、李乃文就有过一次合作,这次在《如果岁月可回头》中你们三兄弟再聚首,当初接戏就是冲着这个拍档组合来的吗?

  李宗翰:我在接这个戏之前刚刚拍了《奔腾岁月》,非常非常累,其实挺想好好休息一下,可是这个剧本出现在我面前,我一听是希望我们三个人组合,我就接了。这次我和东东算第三次合作了,当初我就问他,怎么想到找我演?他跟我说,我们这一代人不易,应该拍一点什么。我想这一句话,足以在我心中达成好朋友的默契共识。

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:在这部剧中,您出演的黄九恒与其他两位主演饰演的白志勇、蓝天愚,被称为“白黄蓝三兄弟”。您觉得黄九恒身上区别于其他两个角色的地方在哪儿?

  李宗翰:其实这个戏一开始我是比较想演蓝天愚的,我觉得蓝天愚大学老师的气质会跟我比较相像,但是后来演了黄九恒,之前我没有演过这样的角色。黄九恒最吸引我的地方是他的隐忍。

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:能够和好友们一起演戏,你们的合作过程应该是很顺畅、很愉快吧?

  李宗翰:我们的拍摄氛围非常好,很多的表演都是即兴出来的。剧里的一些小动作其实都是没有商量过的,导演给了既定方针之后,靠我们三个人的默契度来完成。所以在拍戏的时候其实是有点自我放纵,那可能是我人生最胖的时候,有162斤吧。那个时候蒋欣和靳东都叫我“李肿翰”,叫我“肿哥”。

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:《如果岁月可回头》是一个关于“老男孩”们的故事,他们虽然人到中年,但是还保有着大男孩的心态,您觉得自己在现实中是一个“老男孩”吗?

  李宗翰:我觉得我不是“老男孩”,我永远都是个“小男孩”,我是心里住着一个“大男人”的“小男孩”。在剧里老是称我为“老黄”什么的,其实我也不太习惯。我不认为我们是中年人,我觉得我们的心态是要一直保持年轻的,所以我很注意自己形象、身材、状态的保持,我会每天去健身房两个多小时,会坚持节食,从160多斤瘦到130多斤。

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:“如果岁月可回头”,您希望自己过着怎样的生活?

  李宗翰:我向往的生活是简单、平静的,能够看到美好的人心,看到美好的景色,有三五知己,健康的身体,就足矣了。如果岁月真的可回头,我不会做演员,我不想有太多的人关注我,我可能会做一个家装设计师,或者做酒店管理,然后穿着自己定制的精致西装,每天游走于城市之间。如果早些年能够少拍点戏,去周游世界,看看人生百态,是多美好的事情。虽然期望如此,但其实根本就没有岁月可回头,岁月就是岁月。

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:《如果岁月可回头》的收视很好,可是有观众觉得剧情有些浮夸,您如何看待这样的评价?

  李宗翰:确实是众口难调,东东、我、乃文都是很成熟的演员了,我们就是在不断地做尝试,既然敢尝试,为什么不能接受负面的声音呢?我最近的微信也是炸了锅,从《安家》到《如果岁月可回头》,八百年都“炸”不出来的人全都给“炸”出来了。我看到很多人表示他们对这个剧还是挺有同感的,我觉得这就够了。

  出演反派需要勇气

  “翟云霄”是心理极限

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:您出演的《安家》刚刚播完,《如果岁月可回头》又无缝对接,这是要霸屏的节奏吗?

  李宗翰:霸屏我真的不敢当,比我优秀的人太多了。但我确实没有想到,就是扎堆播出了,我在2019年其实只拍了《安家》一部剧。演员这个职业比较特殊,尤其我们年轻的时候,真的是一年365天有360天都是在剧组。但是当我的父亲离世之后,我特别感觉到家庭的重要,我现在拍的量也不多了,很多时候都是选择跟家人在一起,我觉得没有什么比家人更重要,就像最后黄九恒对傅晶的不离不弃一样。

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:很多人都说被《安家》中您扮演的翟云霄这个角色气得牙痒痒,接下这样的反派角色是不是需要很大的勇气?

  李宗翰:那时我正好经历了人生减肥到最瘦的时候,133斤。所以好多观众看了剧后都觉得我整容了,我也不想去解释。当时我想如果能拍一个时装戏自己的状态是最好的,西装都能从48穿到44了。

  所以当他们找到我的时候我就非常开心,很好的团队、很好的演员、很好的编剧,可是读完剧本之后我就有点傻掉了,我的天啊,这不是宋宁宇(《恋爱先生》中李宗翰出演的角色)之后又一个要被挨骂的人吗?而且这个人应该被骂得更多,宋宁宇还可以往回掰,但翟云霄是直奔主题的,没有任何迂回,他就是带着任务来的。后来我在上海的南京西路坐了一整天,来到了一家小店的角落里面,身后坐满了白领,看到他们的行色匆匆和疲惫,我觉得我们的生活当中翟云霄这样的人太多了。走出来之后我回了微信说,我演。

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:近年来您饰演的很多角色都是反面人物,比如电影《我不是潘金莲》里的前夫秦玉河,《恋爱先生》里的宋宁宇,《老九门》里的老六,还有现在的翟云霄。甚至有人戏称您为“反派专业户”,说您长了一张“反派脸”,对于这个标签您怎么看待?

  李宗翰:最近几年我演的反派好像比较深入人心,但其实我拍了将近二十年戏了,演民国戏的时候都是演好人。现在新一代的观众成长之后,就只看到我演反派这一点了。我觉得坏人演起来会更有意思,只是你要过自己心里的那个坎儿。这个坎儿就是观众会怎么样骂你,你心里的承受度怎么样,翟云霄对我来讲已经是最极限的一个挑战了。

  生活中是“精致型男”

  按部就班消除负能量

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:在《安家》和《如果岁月可回头》中,您呈现给大家的都是精致型男的形象,在生活中您也是如此吗?

  李宗翰:从《恋爱先生》到《如果岁月可回头》,再到《安家》,其实里面的衣服和造型都是我自己跟我的造型师一起参与设计的,我想要表现中国男人对于生活品位的讲究。我生活当中也是挺注重外表的,如果我一天要见好几拨人,我会根据不同的情景来着装。这是我一直对自己的要求,我觉得这也是对彼此的尊重,对于生活的热爱。

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:对于影视圈“中生代演员生存困境”的话题,您怎么看?

  李宗翰:已经没想法了,你再困惑,人家都要看流量,你也没有办法自己去对抗。我觉得接受它,挺住自己的心,按部就班、顺其自然地接你自己的戏,只能这样了。我不能说完全没有无奈,但是我是不想有负能量。

  当我觉得自己还是个年轻人,但有人会来找你演小孩的爹了,这就给我暗示,其实你已经步入中年了。当一些年轻演员冲上来的时候,你可能不被作为第一选择了。但我会保持好我自己,我会有选择地去过滤掉角色。现在所谓的“中年危机”都是自己给自己设定的,什么四十不惑、五十知天命。我原来出去旅行,见过一个游船上全是坐着轮椅的八九十岁的老人,他们跟我说,自己永远都是年轻人。

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:从艺二十多年,当年您被称为“民国剧第一小生”,出演了《徽娘宛心》《梧桐雨》等经典作品,现在您依然活跃在表演的一线。作为影视圈的“常青树”,面对行业大环境的改变和运势的起起伏伏,您是以怎样的心态来应对这些变化的?

  李宗翰:我考入中央戏剧学院的时候,就觉得我要当一个演员,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所谓的“明星”概念。“平常心”这三个字说出来可能你们会觉得我有点装,但是我就是觉得用平常心来看待这个行业会更舒服。不要每天躺在床上去纠结,我是不是更红了?我是不是更不红了?我不想当“塔尖”上的人。我觉得电视剧的受众群体是不一样的,很多时候追捧就仅仅是追捧吧,就看你想做“流星”还是想做“恒星”了。

【编辑:田博群】

分享到: